上海论文网是一家老字号代写网站,专业提供代写硕士毕业论文服务。

基于OPSEC理论对我国女超队伍反竞赛情报体育工作的研究

发布时间:2018-05-10 22:59 论文编辑:lgg 所属栏目:体育论文 关键词: 体育论文女超队伍反竞赛情报工作

本文是一篇体育论文,通过分析 OPSEC 模型理论基础,并结合足球运动的反竞赛情报的特点,选用 OPSEC 模型作为足球项目的反竞争情报模型,0PSEC 理论用于我国女超队伍反竞赛情报工作的理论基

本文是一篇体育论文,通过分析 OPSEC 模型理论基础,并结合足球运动的反竞赛情报的特点,选用 OPSEC 模型作为足球项目的反竞争情报模型,0PSEC 理论用于我国女超队伍反竞赛情报工作的理论基础。
 
1 前言
 
1.1 选题依据
1.1.1 我国竞技体育运动未来发展方向
信息时代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且改变着当今世界的面貌和格局。竞技体育运动在信息时代中快速发展,竞技成绩不再仅限于技战术硬实力的比拼,软实力的较量逐渐成为影响最终成绩的关键,这也是体育竞赛情报系统成为促进竞技体育发展的重要原因。在激烈的比赛中,提前掌握对手信息,采取有效应对措施,获得比赛竞争优势,以提高竞技体育运动成绩,这也预示着竞赛情报工作的开展将是我国竞技体育运动未来发展的方向。
 
1.1.2 我国足球改革发展的必然选择
竞赛情报与反竞赛情报作为体育竞赛情报系统的两大主干内容,在我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发展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随着我国各级联赛、运动梯队逐渐意识到竞赛情报的重要性,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搜集和分析竞赛情报的同时,保护关键信息的反竞赛情报工作成为了积极防御的重要手段。在“十三五”足球发展规划中提到,要积极推动足球与互联网的结合,充分发挥信息资源在足球运动的作用,如何在探索对手关键信息的同时保护己方关键信息不泄漏是当今职业足球竞赛情报发展的潮流和趋势,也是我国足球改革发展的必然选择。
..........
 
1.2 研究的目的意义
 
1.2.1 研究目的
我国竞技体育反竞赛情报工作的研究还处于初期探索,本文基于 OPSEC 理论对我国女超队伍反竞赛情报工作进行分析研究,以 OPSEC 模型为理论框架,解析模型各项指标的理论基础,选取和制定模型各项环节的研究指标,完成 OPSEC 模型在足球运动反竞赛情报工作的运用,并对我国女超队伍反竞赛情报实际开展情况进行调研,以找出其中存在的不足和问题,为今后的反竞赛情报工作提供参考。
 
1.2.2 研究意义
《中国足球改革方案》的出台将我国足球职业化改革推向新的历史起点,十三五规划着重对中国足球中长期目标的实现给予了期盼和展望。在全国各地广泛开展足球运动的热潮中,我国职业女足联赛也在全面改制,队伍竞技水平不断提升,在面临接下来的挑战中,竞赛队伍不仅要做到“知己知彼”,还要“攻其不备”,在掌握对手情报的同时,要保护自身关键信息不被窃取,以占得竞争优势。本文基于 OPSEC 理论模型,对我国女超队伍反竞赛情报工作实际开展情况分析研究,并找出存在的问题,旨在为我国女超球队备战高水平比赛中提升自身竞争优势,为促进职业女足队伍反竞赛情报工作的开展提供参考和借鉴,为我国竞技体育反竞赛情报工作建设提供新的思路。
............
 
2 文献综述
 
2.1 竞争情报与反竞争情报的研究
竞争情报(competitive intelligence)最先由美国 SCIP(竞争情报专业人员学会)所提出,随之迅速被各界所认可。竞争情报的研究和实践的兴起是企业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获得的优势所作出的必然选择,也是新挑战下情报学科发展的必然结果。对于竞争情报的定义多达几十种,而广泛被认可的观点是:竞争情报不单是一种过程,也是一种产品[1]。早在 80 年代,约翰·普莱斯科特对其定义“竞争情报是与外部或内部环境的某些方面有关的精炼过的信息产品。竞争情报项目是一个规范化的过程,企业通过这个过程来评价所处行业的演变、现实或潜在竞争对手的能力或行为,以便保持和发展竞争优势。”这是首次提出竞争情报即是过程也是产品的两种特性。在信息化的时代,竞争情报广泛运用在各行各业,作为一种具有强烈对抗性、高度时效性、明确目的性的信息获取方式,竞争情报能够“通过阅读早期的预警信号,发现并预知外部环境中的任何变化,预先采取相应措施避开威胁,寻求新的发展机遇[2]。”帮助企业了解竞争对手内情、发现潜在竞争制胜的机会,提高竞争主体的生存机会和竞争能力。我国对反竞争情报理论接触较早的是武汉大学图书情报学院邱晓琳博士,她从企业信息保护的角度提出反竞争情报,较先对其进行了概念界定:反竞争情报工作是企业采取的一种积极防御方法,通过预先采取措施抵销竞争对手的情报收集活动,保护企业的秘密和正常经营。刘伟、阮建海在《竞争情报与反竞争情报相关概念及关系探讨》中提到,反竞争情报是在反情报基础上拓展延伸,反情报最初运用到军事机密、国家档案等敏感领域,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其他领域学科的相继研究探索,提出“反竞争情报”理论,外延到企业经济、商业等领域范围。其定义一直被专家学者争论不休未能形成统一定论[3]。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竞争情报学院院长强纳森·卡尔夫指出反竞赛情报可以被定义为任何对你的组织有价值的东西的保护,包括你的竞争优势等。这一定义也得到了多数专家的认同。国外学者从动态和静态两方面对其解释,动态的是针对竞争情报活动所采取的一系列的反竞争情报方法,对于对手的竞争情报采取积极应对措施的过程,静态的是培养反竞争情报意识以及对反竞争情报方法的执行力。无论是静态还是动态,反竞争情报活动都是针对竞争情报所展开的,在对手竞争情报活动的基础上,为保护自身的核心信息和采取的积极防御的合法的一种情报活动。反情报活动不单是“反”,还有“防”,“反”是抵御活动中的主动进攻,“防”是积极抵御,一攻一守来限制对手的情报活动。
..........
 
2.2 不同视角下反竞争情报工作概述
1980 年 Godson.R 在其著作“Counter-intelligence:Intelligence Requirementsfor the 1980”一文中最早提出了反竞争情报理论,随后各领域学科相继对其理论进行研究探索,起初广泛运用于军事机密及档案文件的保护和管理,随着市场化经济的发展,逐步将反竞争情报理论外延到经济领域范围外,并对此研究及运用[5]。从情报学角度概述,美国传统情报界认为反情报是用于阻止或掌握敌方情报搜索行为而所采取的行动,一般包括安插间谍行动、对敌方情报系统进行分析或直接侦破。Brouard.F 在其文章中描述反竞争情报:采取正当、合法的行为提前对对方情报进行搜集,其目的是为了防御对手对本方信息的获取,在文中注重强调搜集情报方法要遵循道德标准、遵守法律制约[6]。我国情报学专家包昌火先生认为反情报不仅是预防敌方情报搜集工作、间谍组织迫害的单一活动,而且要在先识别敌方获取情报流程的系统化的行为,由掩蔽信息和扰乱敌方两大部分组成。从企业经济学角度概述,侯颖锋曾提出反竞争情报是一方面解析企业自身活动行为习惯一方面模拟竞争对手的情报搜集特点方法,通过对竞争对手搜集情报方法手段的掌握来有效保护企业自身核心信息安全,而且反竞争情报行为必须合法正当,触犯法律及不正当的行为手段不属于竞赛情报范畴。邵波在专著《商务活动与反竞争情报》中提到反竞争情报是一种积极防御的措施和手段,为保护企业机密信息、阻碍竞争对手搜集本方企业情报而预先采取的保护方法,并根据反竞争情报活动特点,提出构建反竞争情报理论框架的设想[7]。从竞技体育学角度概述,涂曙云是最早以体育反竞争情报为主题发表研究的学者,他在文章中界定体育反竞争情报工作主要是针对竞争对手的竞争情报活动而采取的相关措施和对策,针对对手搜集情报的方法途径上进行有针对的迷惑和掩饰自身重要情报。王靖将反竞争情报内涵定位为是高水平运动队通过有效措施来保护工作的一种积极主动的攻防行为,通过预先制定应对方案来阻碍对手一切获取本方有效信息的途径,还在文中阐述了竞技体育反竞争情报的特点以及体系的构成要素[8]。不同领域对情报的概述不同,更多领域将情报划分为竞争情报(Intelligence)和反竞争情报(Counterintelligence),虽然表达有所不同,但其内涵是相同的。反竞赛情报的理论基础来源于反竞争情报,是对体育领域的特殊名词,结合体育运动的竞赛胜负特征,可将反竞赛情报理解为是反竞争情报在体育领域的衍生。定义为为保护己队核心信息而积极采用合法手段防御对手情报工作的活动。由于足球项目是基于外界环境较为开放的团体运动项目,因而对其的反竞赛情报工作与传统反竞争情报工作具有差异性,除了常具备的针对性、预见性、保密性等,还有足球运动所特殊的属性。